主页 > 图片 >

医生这个职业不完美,但值得——献给年轻的你,字字戳心

时间:2018-01-13 12:08

来源:δ֪作者:admin点击:

亲爱的同学:

你好。

不知道你姓甚名谁,现在何处,自从 12 月 25 日那天在学术会堂电梯里遇见你,我就一直想联系你。那天是圣诞节,也是协和医院博士后全院面试的现场。近千人大厅里座无虚席,气氛热烈,来宾们全部是院长、主任、中青年医生骨干等医院精英层。对台上的面试者而言,这里既是秀场,也可能是刑场。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博士学位,只是参加第一轮面试的入场券。其中不乏海外归来、SCI 高分或是名声显赫者。台上已过两轮面试的胜出者,只有几分钟时间,通过自我介绍、现场答题等获得最后一轮不到 50% 的胜出率。计时器读秒声中,胜负差之毫厘,失误在数千人面前毫无遁形,气场强大者也时而掀起全场欢呼狂潮,令人联想起 08 年的北京奥运会鸟巢--没错,这就是一场医学生的奥林匹克,胜利者没有金牌,却可以获得一段新的异常艰辛和充满荆棘的旅程,或者可称之为跋涉之路--a bloody long trip。

在几个带着哭腔匆匆离场的女生背后,我看到了面带稚气而又表情沉重的你。「你也来参加面试?」我问,你点头又赶紧摇头:「我是来旁观的。我是实习同学。」看到你使劲低头「看完压力很大吧?」我真诚的问道。「恩……」你点点头,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。电梯门开启,就此别过,然而这一幕始终萦绕在我心中。

我想给你讲几个真实的故事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
血止住的那一瞬间,世界是安静的

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 5 厘米,动脉喷血的速度是秒速 5ml,同样的铺天漫地、红光灼灼。敌人很猖獗,而我们的队伍和武器,都很疲惫,无论是值班中的还是从家中赶过来的。内镜下的现场,十二指肠球部,如同一朵黑云,吐着蛇信子,一下一下,瞬间血液如火焰吞没一切。白天医生护士们一起献出的温热的充满着青春热力的鲜血,好似自来水一样被冲到肠腔里,变成吸引器里持续升起的暗红色液体。这病人之前久病不愈,好容易坚持到了临出院恢复进食,「吃多了」,有意或无意隐瞒的病史最终爆发出原子弹一般的力量—十二指肠溃疡,急性动脉性出血,「明早再来烦我,我要睡觉!」他在被麻醉前还在瞻望呓语,咒骂着床旁忙着配血的护士们,脸白得像一张陈旧的宣纸,眼神飘忽如死神冉冉起舞。「没戏了」旁边的人说,「他的儿子就是不陪床,非要去和朋友聚会,现在还在路上,电话里要求医生积极抢救」。介入科的医生从家中赶来需要 1 个小时,外科医生正在急诊手术,需要 2 个小时才能接台。「这时放弃他就死定了,既然之前已经得到他和家属的授权签字,让我们用内镜再试一下吧。」你会说。这将是你将来很有可能遇见的一种场景。血止住的那一瞬间,世界是安静的。然而并没有完,你还要小心其他部位的出血,还要与周围熟识或不熟识的人配合着,掌控着治疗的最优化节奏,打完报告后还要冷静等待迟到的家属、观察他稍后的各种表演…..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